MG电子游戏

电影《狐踪谍影》涉巨额非法吸存 洪金宝、赵文

发布日期:2019-07-31 11:03 来源:MG电子游戏

  原标题:电影《狐踪谍影》涉巨额非法吸存 洪金宝、赵文卓、余男均成捞金“噱头”

  两年前,号称由洪金宝监制,赵文卓、余男主演的国内首部反恐题材电影《狐踪谍影》,票房可比肩《战狼》,预计可达30亿,却未能如期上映。

  该电影的制作公司苏州工业园区长润知识产权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润影视”)也首创“版票”概念。其业务员宣称投资版票可以在电影公映后参与收益分红。一时间,吸引了不少人投资。

  但两年过去,电影的主演更换,又被洪金宝“打脸”称未参与,且迄今为止仍未上映。很多投资者认为自己参与了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更让他们失望的是,长润影视不承认他们的投资者身份,只是版票购买者。

  长润影视回应,公司与业务员之间是委托关系,他们的承诺与公司无关。版票购买者可以按照合同获得公司“赠送”的收益分成。

  根据长润影视和电影版票购买者签订的合同,有律师认为,这是很明显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属于非法的金融活动。

  此外,《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长润影视的前股东被判处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部分投资者正是通过其购买版票。

  2017年底,广西的朱先生在一个直播群中被推荐购买了100张电影版票,每张1000元,共计10万。

  朱先生说推荐人名叫朱勇,自称是长润影视的经理。在他向朱先生提供的宣传资料中,公司将要筹拍《狐踪谍影》,该电影是国内首部反恐题材院线电影,由洪金宝监制、赵文卓自导自演,并拟邀请法国著名演员让雷诺出演,将在2018年国庆档上映,票房可比肩《战狼》,预期可以达到30亿元。在直播中,他介绍大家可以投资电影版票,电影公映之后参与收益分红。

  朱先生说他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上查到了电影的备案信息,也找到不少关于该电影版票投资的信息,确认了投资的真实性之后他以爱人的名义购买了10万元的版票。

  根据朱先生提供的转账记录和合同,收款方和合同的甲方都是长润影视,乙方是他爱人。合同载明,《狐踪谍影》电影版票是《狐踪谍影》版权所有人特别授权,共发行14万份,总计可获得该电影50%的收益分红、50%的电视台版权收益分红、50%的海外版权收益分红,分红将按比例分成。

  同时,合同规定,如电影因制作方原因导致未能在制作完成之日起一年内公映,乙方可选择三种方式处理:要求制作方及版权所有人按版票票面价格回购;按票面价格在长润影视平台换购;继续持有直至公映获得权益分红。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长润影视了解到,版票早已售罄。这意味着,长润影视拿到了1.4亿的版票收入。

  电影开拍后,官方资料显示主创人员更换。卖点之一的“赵文卓自导自演”成为泡影,导演换成孙树培,男主演换成首次出演电影的徐佳,女主演则由金熊奖和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得主余男更换为黄圣依。

  2018年4月25日,洪金宝委托律师发表声明,称从未担任、签约或计划签约担任《狐踪谍影》电影监制一职。

  电影也并未如约在当年国庆档上映,并至今仍未上映。与此同时,朱勇也消失了,朱先生通过各种渠道都无法联系到他。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致电长润影视,其客服回应:电影延期是因后期制作时间较长,但已于3月22日正式制作完成并送审,目前在等待龙标(公映许可证),无法确定上映时间。

  公司宣传客服主管李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主演更换是因为演员的档期、拍摄等问题进行了相应调整。至于洪金宝委托律师发表的声明,他称双方最初已经谈好,长润影视也已经支付了一部分酬劳,但后来因为洪档期不合适,才进行了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朱先生告诉记者,长润影视并不承认他的投资者身份,只说是购买版票的客户。至于业务员当时对朱先生承诺的投资行为,公司没有进行解释。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重庆的邓先生身上。他提供了2月到苏州长润影视的办公地希望办理退款时,和公司员工的沟通记录。对方说邓先生所签合同不是投资合同,电影版票只是用于收藏。公司与业务员之间只存在委托协议,业务员的承诺与公司无关。但他们承认钱确实是用来拍电影。

  李尧也对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他说版票只是由公司发行的具有收藏价值和门票功能的票,可以用于参加电影的发布会、路演等活动。

  李尧表示,版票会赠送票房收益分红。但至于投资与赠送的区别,以及版票赠送的分红是指电影公映之后的营收还是盈利,他表示自己不负责相关工作,没有办法解答。他说,已将记者的联系方式转给公司相关人员,他们会联系记者进行回复。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相关回复。

  根据长润影视和电影版票购买者签订的合同,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亮认为,这具有明显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特征。长润影视在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的情况下,向不特定人群进行公开宣传,并承诺回报,已经涉嫌非法集资。换用“赠送”“投资”“回报”这些字眼,都只是文字游戏。

  据官网介绍,长润影视是2017年10月20日由苏州工业园区长润知识产权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各方发起成立的“IP影视版权平台”,集合“IP影视产业”上下游各方资源,开展IP影视版权服务、IP影视衍生品销售、IP影视权益评估以及影视产品宣发等各项业务。

  记者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上找到了该电影的立项备案信息。备案单位是上海豪颖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下称“豪颖影视”)。

  长润影视提供给版票“客户”的电影制作完成通告,只盖有长润影视和上海掌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公章。李尧称后者已从豪颖影视处购得电影版权,豪颖影视退出了电影的出品。

  天眼查显示,2018年4月28日长润影视进行了股东变更,其股东苏州长润文化产权交易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长润文化”)退出。

  而在其退出股权结构的两个月后,长润文化被法院一审认定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法人和财务总监等相关人员也被判处不同年限的有期徒刑。

  今年初的二审判决书显示,长润文化在未取得金融主管部门批文许可的情况下,违主管部门“任何文化产权交易所均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的禁止性要求,将文化艺术品收益权拆分为均等份额,许以9%-14%不等的年化收益率并承诺到期兑付回购,向社会进行公开发售。共向99名社会不特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近4000万。

  虽然从股权结构来看,长润影视和长润文化两家公司之间已经没有关联,但上海的莫先生却告诉记者,他通过长润影视的官方微信分几次购买了20万元的《狐踪谍影》版票,收款方却是长润文化公司。他向记者提供了其中一次的转账记录,消费名称是“长润影视扫码支付”,对方信息是长润文化公司,付款时间是2018年1月。



相关阅读:MG电子游戏
 

上一篇:国内十大影视制作公司有哪些? 下一篇:汉狮影视传媒(大厂回族自治县)有限公司怎么样?

Copyright © 2019 MG电子游戏_MG电子游艺_MG电子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