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电子游戏

抖音第一小哥哥粉丝超2000万东北终有新偶像|专

发布日期:2019-03-06 21:57 来源:MG电子游戏

  摩登兄弟主唱刘宇宁凭借抖音视频迅速走红,力压费启鸣成为“抖音第一小哥哥”。

  他的视频被疯狂转载、多次登上抖音热门。粉丝不远千里从全国各地奔向他的直播地点——辽宁丹东,一人带火一条街,他的每一场直播都像一场演唱会。

  这并不是一蹴而就。走红之前,刘宇宁已经在YY直播了四年,并签约了国内最大的网红经纪公司——娱加娱乐传媒。在娱加和YY的成长历练中,他已经积累了实力和人气。

  随着直播和短视频融合越来越紧密,短视频也日渐成为考验主播综合实力的新方式。娱加和摩登兄弟显然都是行业的先行者,早早拥抱这一变化,也成为新直播时代的新案例。

  半个月的时间,辽宁丹东市的安东老街突然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旅游景点。尤其是在晚上六点半之后,在一家养生驴肉馆里,里里外外都被人群围住。

  小小的驴肉馆被挤得水泄不通,从室内到室外的门都被堵住了,保安站在门口,费力地维持着秩序,但依然挡不住狂热的粉丝。

  人群的中心,正是最近在抖音上红得如日中天的摩登兄弟。主唱刘宇宁对着窗而坐,桌上放置着台式电脑,一旁是摄像头、台灯等直播装备。他右手拿着麦克风,时而看着屏幕,时而转过头跟身边的粉丝打招呼。

  摩登兄弟的其他两个成员——键盘手大飞、吉他手阿卓,坐在刘宇宁身后,同样被粉丝团团围住。

  一场直播两个半小时,粉丝们都全程站着并用手机拍照、录像。直播结束之后,刘宇宁会留下来给他们签名和拍照合影,这个过程会持续一两个小时,他保持着礼貌而绅士的笑容,对上前合照的粉丝关怀备至。

  有不少粉丝是从全国各地飞过来的,专程为了来看他一眼。他们见到刘宇宁的时候很激动,有的还会哭,一边哭一边说:“宁哥我喜欢你很久了。”

  签完名、拍完照之后,刘宇宁才算结束了一天的直播。有些粉丝会坚持等他到最后,并和他一起离开驴肉馆。他们大多会很心疼:“宁哥你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他很早就注册了抖音账号,但线月,坚持发了很多个视频:“现在是短视频的时代,我觉得也应该尝试一下。”

  刚开始发布的视频并没有溅起多大的水花,后来娱加娱乐也开始帮助他进行相关的内容策划,有几个视频渐渐有了一些人气、上了热门推荐。

  后来,经纪公司帮他选择了《讲真的》这首歌,发布这个视频之后,一下子红遍抖音,一夜暴涨150万粉丝。从那之后,刘宇宁直播的时候,身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一开始没有那么多人围观,每天会来二三十人。”当时刘宇宁还不是在驴肉馆里面直播的,而是在室外。从他之前上传的视频中可看到,一开始围观的人大多是出于好奇。

  据摩登兄弟的粉丝大胖回忆道:“以前因为人少,围在他们周围听歌的都是一些丹东当地观众,偶尔会有一些家里的粉丝过去看他们。后来火了之后,好多人都去看了,秩序维护起来就有点困难,摩登也在尽最大努力去保证现场粉丝的安全。”

  “以前都是一群男的在后面听歌,现在都是一群小姐姐拍照。”小妮在丹东读大学,从去年九月开始喜欢摩登兄弟,现在每天都会在现场,她亲身感受到了摩登兄弟的人气变化。

  驴肉馆的老板也注册了抖音账号,每天发布摩登兄弟直播现场的视频,更是成为了粉丝与摩登兄弟之间的“桥梁”。他会站在店里的椅子上,帮挤在窗外看不到摩登兄弟的粉丝拍照片、录视频;还会帮摩登兄弟查收快递、收礼物,并在抖音上让粉丝认领自己的快递。

  摩登兄弟走红之后,不仅驴肉馆的生意越来越好,对面开了一家人像打印的工艺品摊位,挂着带有刘宇宁照片的T恤、手机壳等小物件。

  即使粉丝已经占领了整条安东老街,从天南地北寄过来的快递已经堆满了驴肉馆,刘宇宁还是不觉得自己有多红。

  线上是粉丝数每天以惊人的速度上涨,现实中最大的体会就是走在丹东的街上,想去喝杯星巴克,五六拨人拦住他拍照,好不容易走到星巴克坐下,又有人过来找他拍照,他又站起来,根本坐不住。

  他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要开始回复手机信息、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一场直播需要唱二三十首歌,加上休息不好,他的嗓子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我是歌手,首先是唱歌,歌手当然还是希望有人喜欢自己的歌。”虽然忙得没有自己的时间,但刘宇宁还是想拼、想继续坚持下去,“会有觉得撑不住的时候,事情变多的时候很不适应,但我告诉自己很快就好了,没想到现在事情一天比一天多,我能做的就是去适应它。毕竟坚持这么多年了,这就是我想要的。”

  刘宇宁并不是在抖音上土生土长的短视频达人,他还有一个经历了更久的身份:YY主播。

  “刚开始直播的时候,还是四年前,当时的直播行业并不像现在这般火热。刚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还是挺好的,因为我们是相对来说质量比较高的团队,火得蛮快的,一周就有一两千人看直播。”

  在做主播之前,刘宇宁和他的摩登兄弟是酒吧驻唱歌手,他们当时已经在酒吧唱了四五年。

  谈及为何要做主播,刘宇宁说道:“当时在酒吧收入不高,一个月收入两三千块;第二个也是有音乐梦想,在酒吧永远唱也唱不出头,丹东是个小城市,发展没那么好,就想到网上直播,看看有没有机会被发掘。”

  后来,他们原来酒吧的老板涛哥把他们介绍到了国内最大的网红经纪公司——娱加娱乐传媒。在直播娱乐领域,几乎每个玩直播的人都熟悉这家艺人经纪公司,拥有着强大的造星能量。涛哥表示:“娱加毕竟比较有名,对他们的发展会更有帮助。”

  在YY和娱加的帮助下,摩登兄弟通过直播积累了初期的人气,拥有了一批忠实的粉丝。

  直播三年之后,刘宇宁做了两个尝试:将直播间从室内搬到了户外;参演了几部网络大电影。

  “选择户外直播,一方面是觉得直播三年了,可能观众会有点疲劳,想给观众换点花样、增加一些新鲜感;一方面是我们之前是酒吧歌手,需要有人观看,比较有感觉。”相对于封闭的室内直播间,户外环境更能唤起刘宇宁唱歌的感觉。

  刘宇宁表示,拍电影的初衷是希望能让更多人认识他,进而可以进一步了解他的音乐,可以说是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没想到,拍完之后,他发现对音乐没有一点帮助,而且耽误了很多时间。

  “当然,不是说以后就绝对不拍了。我还是想走艺人歌手这条路,演戏的话不要耽误音乐,可以尝试去做。”

  刘宇宁从很小的时候就有歌手梦。但因为小时候家境不好,学音乐太费钱,家里的大人让他选择学厨师,原因是“学一门手艺,至少可以养活自己”。

  于是,刘宇宁的第一份工作是厨师学徒。接下来还辗转做过餐厅服务员,也卖过衣服,在马路上卖过烤玉米,最后才到了酒吧唱歌。

  当时酒店的老板涛哥第一次看到刘宇宁的时候,觉得他有些羞涩,不太爱说话。“我也是做音乐的,所以很理解也很支持年轻人的音乐梦想。小宁之前做过很多工作,但那些都不适合他。”

  涛哥还说道,刘宇宁曾经参加过《快乐男声》,但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评委告诉刘宇宁,他就是个卡拉OK的歌手,不适合大舞台。“小宁当时是很失落的,但他并没有放弃。”

  除了参加过《快乐男声》之外,刘宇宁曾经三次登上辽宁春晚的舞台。实力和经验都有,但成名真的太难。

  如今摩登兄弟抖音粉丝一路疯涨,目前已经突破2000万大关,力压费启鸣成为“抖音第一小哥哥”;此外,明星胡彦斌、何炅都给他的视频点了赞,《中国新歌声》官方抖音号关注了他。

  参与《快乐男声》、《我是歌手》等综艺节目的导演洪涛,也在若干年后关注了当年曾经被淘汰的摩登兄弟.....

  刘宇宁是不甘心的,这种不甘心也化作他的动力。他是万千年轻人中幸运的那一个,但幸运之前是坚持与努力。他吃过苦,受过打击,但从没放弃内心那股音乐的火苗。年轻人的逐梦大抵如此。

  刘宇宁坦言,现在收到了不少节目的邀约,但他仍在考虑。“我现在还是想出歌、出唱片。说实话,我也考量这些节目对我的发展有没有帮助。”

  他不想成为流量网红,不想只是做一个网络主播或者网红。他还是想做一个歌手,有自己的作品,“网红一浪推一浪,只是暂时的,我自己也看得明白。”

  短视频时代,走红的时间正被无限压缩,千万级红人的打造似乎不再像多年前一样可遇而不可求。抖音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走出了温婉、莉哥、摩登兄弟等多位千万级红人,快手出了一位“嘟嘟姐”。

  不过,不同于温婉、莉哥这样的“非实力型选手”,她们在平台之外似乎难有知名度,对平台的依赖性非常大;而摩登兄弟作为深耕YY四年的主播,早已为出名这一刻做足了准备,且希望最大化地将粉丝势能转化为真正能在行业站稳脚跟的实力。

  跟随摩登兄弟快四年的忠实粉丝花生道出了她的心情:“既为他们高兴,也为他们未来的发展担忧。能不能成功转型线下,今天的盛况能保持多久,他们能在音乐道路上走多远,会不会被娱乐圈的某些坏习惯影响,失去了他们当初的那份赤诚。”

  作为粉丝,她当然想他们红,毕竟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能在更大的舞台上演出,是每个音乐人的梦想。但在外部的硬件条件上,能不能撑起现在的和未来的天空,她很迷茫。

  但无论是走红前的小众主播还是走红后的大众偶像,花生表示他们对于音乐的态度一如既往的认真:“哪怕当初只有十个人听他们唱歌,他们也是很认真地唱,唱给一千人和唱给十个人,没区别,都很认真。只因为,要对他们喜欢的音乐负责。”

  刘宇宁的大部分粉丝都是女生,但男粉丝的忠诚度十分高。男粉丝星辰曾从北京坐六个小时的高铁到丹东,但他觉得这个过程不像追星,他把摩登兄弟当做自己的朋友。他觉得,宁哥不像明星,没有架子。

  另一名男粉丝王一则认为:“感觉未来的明星的趋势,就该像宁哥这样,由大众直接推出来,而不是纯粹靠公司运作。”

  他们都是通过直播认识了摩登兄弟,欣赏他们的音乐,不在乎他们在巅峰还是低谷。但直播没能带给他们的流量和人气,短视频做到了。

  可以说,刘宇宁具有在抖音上走红的外形和声线条件,网友形容为“小奶狗的长相,小狼狗的嗓音”。刘宇宁的抖音视频是直播内容的片段,通常是一首歌。

  由于直播内容的质量本来就高,而且特色鲜明,短视频不过是换了一种传播的形式,能够产生大规模、裂变式的传播。

  不仅如此,刘宇宁户外直播的形式为广大网友提供了更多创作的素材,几乎每个前往丹东看他直播现场的粉丝都会在抖音上发布视频,表达自己终于见到偶像的激动心情。

  随着抖音、快手等全民UGC平台的兴起,短视频的门槛大大降低。拍视频不再是专业影视制作团队的专属,人人可在15秒的时间内发挥无限创意,创造下一个爆红的潮流方向。

  而随着冯提莫、小潘潘、摩登兄弟等主播入驻抖音并走红,直播和短视频的融合越来越紧密。对于主播而言,短视频不再仅仅是一个增强粉丝粘性、扩大宣传曝光的形式,而日渐成为考验主播综合实力的新方式。

  冯提莫的《佛系少女》手势舞、小潘潘的《学猫叫》、摩登兄弟的翻唱歌曲,走出直播间,这个行业正在要求主播们要更加“耐打”,需要与时俱进,才不会被淘汰。

  对于娱加等网红经纪公司而言,如何为旗下的主播赋能、开拓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让直播和短视频两种形式彼此交融、爆发更大的能量,同样是一个新的挑战。



相关阅读:MG电子游戏
 

上一篇:传媒是什么啊?传媒专业是学什么的啊? 下一篇:高中传媒摄影专业。学这个专业很花钱吗?考试

Copyright © 2019 MG电子游戏_MG电子游艺_MG电子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