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电子游戏

【政策】2011年到2019年两会影视议题发生了哪些变

发布日期:2019-03-06 22:08 来源:MG电子游戏

  对于影视行业来说,每年参加两会的行业代表们的提案及言论,都将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当年影视行业的发展方向与新趋势。

  从2017年到2019年,两会的影视议题聚焦艺人以及影视作品监管,对于影视行业中出现的明星乱象和影视作品发展过程中存在的瓶颈进行探讨。

  本届两会召开后,影视行业中的热门话题:明星买榜、刷量现象使得“造假”问题成为大众关注的首要议题。针对这个问题,两会的明星委员在采访中纷纷给出了自己的解读。

  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表示,征信记录应该在演艺界使用。“演艺界也应针对流量造假、收视造假明星做一个征信记录,这能使演艺界艺人和公司更守诚信。文明是管理出来的,不能随便流量造假,不能随便搞虚假宣传,不能为收视率而采取不法手段。”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会长赵冬苓在谈及近期学术造假等热点事件时表示,建议建立“污点艺人”惩戒机制,可以根据艺人行为的性质、恶劣程度进行分级评判,比如建立进入市场的负面清单,清单中规定“污点艺人”哪些领域不能进入、多长时间内不能进入。

  同时,对于学历造假问题,政协委员同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全国政协委员冯远征在受访时表示,“演员的学历不是最重要的,这一行入门门槛比较低,有愿望是好事儿,关键看要怎么样去学。”明星的学历造假现象应该从行业层面进行控制,提高明星以及行业自律。

  早在2017年召开的两会中,明星便成为多个全国政协委员的关注热点,“小鲜肉”的演技和薪酬的极高反差成为当年影视行业的关注重点,“小鲜肉”因此成为当年的影视行业热词。“我觉得每个行业都需要新鲜的面孔,‘小鲜肉’他们想要长久地在演艺界发展,应该要更加加强演戏的能力”,全国政协委员汪明荃在2017年两会中针对这个现象提出。

  而在2018年的两会中,网络视听节目的监管问题成为当年两会中影视方面的中心议题。我国的网络视听节目一直采取“自审自播”的审核模式,但是视频的海量化发展对视频内容的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所以在2018年的两会中,优化监管方式成为影视相关的重要议题。

  2014年到2016年的两会中,电影行业生态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代表的关注焦点。电影作品的制作、电影票房、影视出海成为期间两会影视方面的重点议题。

  2014年的两会,影视文化“走出去”成为会议关注的热点。全国政协委员张国立在政协小组讨论中提到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问题,他表示,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对境内外影视剧持相同的审查标准,也希望引进境外影视剧的电视台能够把国产剧也推出去。在越来越多的外国文化进入时,也希望中国的文化同样能够走出去。国产影视作品作为重要的文化载体,在“出海”的过程中仍然需要不断发力,实现对外的文化影响力。

  2015年至2016年,电影荧屏掀起IP改编热的同时,电影行业生态中显现出的问题也成为影视行业从业者关注的重点,同时也成为2015年和2016年两年两会的重点影视议题。

  2016年的两会中,电影行业中存在的票房造假问题上升为当年两会影视领域的重点议题。

  2016年个别影片被曝出存在虚假票房和票房注水的现象,电影行业存在的行业乱象在当年逐渐浮出水面。针对这种行业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张丕民认为,“产生这种事情的根源就是趋利,市场不规范,趋利者有空子可以钻,从而坑害了整个产业,也会给官方决策带来失误”。他表示,一个不健全、不规范的市场是阻碍产业发展的。政府及时出台一些措施制止是可以,但没有法律支撑做起来会越位的,要呼吁电影法尽快出台。

  电视节目、影视剧本成为热议线年的三届两会中,影视领域的议题集中于电视节目以及影视作品的制作层面,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针对电视荧屏中的节目类型以及影视剧内容制作方面提出了多种观点。

  全国政协委员宋春丽表示,“现在儿童电视作品匮乏,更多的是通过成年人的内容来教育儿童,艺术作品成年化,即便是卡通片、少儿剧,里面有很多镜头、内容连大人都不宜去看。这些作品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及早降低成人化影视作品给未成年人带去的消极影响”。宋春丽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尹力在讨论中表示,当下对电影的管束还是太多,来自于方方面面的对电影的责难还是太多。他呼吁“给电影更多的松绑,能够给电影提供更加宽松的创作和制作环境。”

  另外,全国政协委员巩汉林针对影视作品的内容创作中存在的注水问题表示,“我们要像雷锋一样严格要求自己,绝不往作品里添加三聚氰胺、绝不往作品里添加瘦肉精”,他认为影视作品在制作过程中应该保持高度的专业与精品化。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文学会会长王兴东表示,编剧和导演的位置排序决不能颠倒,“剧本”和“人才”是发展电影和电视产业核心关键。同时江西省政协委员著名编剧汪海林也表示,反对三稿取消“摄制权”并挤压进“改编权”的做法。纵观2011年至2019年的两会在影视方面的议题内容,影视剧的内容制作、影视剧生态、影视剧造船出海始终是两会的重点关注内容,同时随着明星产业的快速发展,影视行业中的明星生态问题也在两会议题中逐渐开始占据重要位置。但是,将影视作品做优做强的内核从未改变,影视行业生态现象讨论仍会在2019年的两会中继续。

  2019年两会,我们可以在文艺界代表委员的提案中看到“主旋律作品创作”“流量造假”“演员品格”“编剧稿酬”等关键词出现,在众多影视产业现象屡屡被提及的当下,两会期间或许将是2019影视行业风向标的初现阶段。

  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小组讨论间隙,成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自己的提案是“继续扶贫”。

  成龙透露自己一直在默默的做这些事情并表示今年想在中国成立世界动作特技总会,“不知能否做成,但我会去做!”

  近年来,中国电视剧集数越来越长,总体来看,都市剧基本在50集以上,古装剧基本在60集以上,长达八九十集的也不在少数,集数拉长已然成为了国产剧市场的标配。但电视剧的质量并未如同集数迅猛增长一样给观众带来惊喜和享受。

  对于现在市场上的某些电视剧,全国政协委员、导演郑晓龙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质量不是很高,(这是因为)急功近利,并没有深入到生活中去,来挖掘体验。”同时,郑晓龙表示,对流量造假、学历造假,凡是造假,一定是一个严重的污点。不光是艺人,不管是什么人,都应该坚决杜绝造假,做人诚实是第一位的,其他的都往后说。

  在参与政协小组讨论时,郑晓龙表示演艺圈偷税漏税的原因是:第一有些人不愿意交税,第二国家税务政策和地方税务政策的重叠或者不一致,第三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当中没有关于应该依法纳税的教育。他建议,作为公民教育,就应该早早地在孩子们身上给予他们思想认识,这样当他们有了更多的收入的时候,他们就有了依法纳税的概念。

  对于污点艺人、劣迹艺人,观众的遗弃、舆论的唾弃,就是一种震慑。有的演员不要看现在很风光,一旦失信于民,你就什么都没有了。观众在我心目中非常重要,没有观众,我觉得我都没法活。老百姓在看着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演员从心里就要做一个诚信的人,一个把老百姓对你的爱看得高于一切的人。

  3月3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会长赵冬苓在谈及近期学术造假等热点时表示,建议建立“污点艺人”惩戒机制。

  比如建立进入市场的负面清单,清单中规定“污点艺人”哪些领域不能进入、多长时间内不能进入。在这个期间内组织他们参加一些社会公益活动,用实际行动“洗刷污点”,达成社会谅解。惩戒期满可以参与一些演出,“惩戒一个人不是为了一棒子打死一个人”。她说,希望把“污点艺人”本人和作品、制片单位分开,经过一定的时期后能够正常播出。

  此外,作为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会长,赵冬苓提出了关于编剧著作权稿酬收费问题的建议。她指出,目前我国编剧和作家出版物在稿酬税收方面差距较大,国家考虑到作家的工作性质较为特殊,出版物也许数年才能完成出版,因而在税收方面有一定优惠政策。“但其实编剧和作家的工作性质是一样的,我们绝不能说汤显祖比不上曹雪芹。”

  她认为,不能只看到金字塔尖上的几个编剧,而是要看到金字塔中下层的广大编剧,他们要么几年出不来一部作品,一旦出版税收又很高,因而希望编剧的稿酬和作家的稿酬一视同仁。

  奚美娟现在身兼多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上海市文联主席、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今年两会,她关注主旋律作品的创作与“演员品格”问题。

  “现在我是政协文化艺术界别委员,更关注文化方面的建设。”她注意到,最近周遭关于“如何让主旋律作品更深入人心”的讨论不少,探讨“演员品格”的氛围更是热烈。对此,她直言欣慰与感慨并存,“几十年来,许多行业都在突飞猛进,但演员这个职业却是需要静一静,需要不断回望和沉淀的。我们曾经走太快,但这几年的环境在慢慢向好。”

  对于演员修养,她说,演员归根到底就是要做好两件事:演戏和做人。“时代变了,因为资本常以现实又残酷的状态介入影视这个行业。”资本的力量,已然改变了创作的节奏,许多演员不再被允许花很长时间去生活。资本的力量,有时候也在精神层面影响着一部分缺乏定力的演员。

  至于资本介入后对一部分人精神上的动摇,奚美娟认为,有必要重申一下何为“演员”。“演员是个特殊的行业,是满足人民群众更高精神需求的行业。”神圣一些看,演员应当是文化作品的传递者、精神产品的塑造者之一。“就像艺术的规律一直没有变,演员这条正路该怎么走,也不曾改变。只是有的人迷失过。现在,是时候回望和沉淀,踏踏实实地回到原本应该走的那条路上去了。”

  “我喜欢拍在基层社会生活的小人物的故事。一直以来,我都在通过电影关注、感受、体会当下的中国社会,获得新的感受,创造新的作品。”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导演贾樟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如是说。

  对于中国电影发展,贾樟柯表示,2018年,中国电影有很多新的进步。中国艺术电影,持续获得国际的关注,取得全球的赞叹,正呈现出更健康、更多元化的发展趋势。此外,观众也在进步。

  过去很难想象《我不是药神》这种关注现实题材的影片能够获得这么高的票房,能够有这么多观众进影院观影。通过银幕世界,观众有机会静下心来思考与个人生存相关的问题,并引发共鸣和交流。

  两会代表、上海广播电视台主持人曹可凡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70年来,我国影视剧创作越来越活跃,市场规模越来越大,呈现出健康发展、欣欣向荣的局面,创作出一批富有时代气息的作品。中国电影海外影响力越来越大,为中国文化“走出去”开辟了新路。我国电视业应该“向前走,向后看”,既要高瞻远瞩,面向未来,又要回归经典,重寻精粹。比如《中国诗词大会》《国家宝藏》等节目,既立足当下,又以敬畏之心面对历史。

  相信广大影视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和舆论导向,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唱响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我国影视事业将继续蓬勃发展。

  截止3月3日,国产科幻影片《流浪地球》观影人数达4070万,票房累计达45.11亿,成为一部现象级的国产影片。在全国政协委员张颐武看来,电影带给我们的启发不仅是科幻影片的突破,更是我们国家以影视为代表的文化产业发展中值得参考的一条创新路径。

  电影跨出本类型本领域,它对整个文化精神、文化发展会起到更多的引领作用,说明这个电影功能以及社会作用在2019年的春天得到充分彰显。它的价值不仅仅是一个电影,对于整个文化界、艺术界、科技界以及各行各业如何找到自己的发展与创新路径,对于我们经济社会都有很大的启示。

  网络文学已成为许多影视、动漫、游戏、有声读物等的母本与素材,促进了我国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网络文学的实际影响力已超越文学本身,成为青少年生活的组成部分,并开始改变国人的阅读习惯、文化审美、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

  可以说,中国网络文学是中国人文化原创力的惊艳喷涌,是中国人对世界文化的独特贡献。新时代需要新时代文学,新时代更期待着网络文学出现更多高峰。今后,我们要继续贯彻落实党中央提出的“大力发展网络文艺”的方针,积极支持、正面引导、依法管理网络文学,促进网络文学“趋主流化”和转型提质,继续倡导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网络文学精品力作,使中国网络文学实现更高质量的繁荣,大踏步走向世界。

  中国知名网络小说作家“唐家三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了自己的提案。他透露,在2019年两会中,自己准备了有关规范网络文学审核制度和生物多样性立法的提案:“基本上是关于规范网络文学审核制度的提案,还有一个是关注环保的提案。我是网络作家中唯一一个政协委员,所以我的提案还有关注点,和网络文学是最相关的,关注环保是因为我还是中国绿会的形象大使之一,平时也会参加一些绿会的调研。”

  两会对于影视行业议题的讨论向来紧跟行业的热门事件,从近几年的明星数据造假、艺人监管、网络视听监管,到前几年关注的电影票房数据造假、影视作品出海,从两会近些年关注的影视行业议题中可以看到影视行业的发展历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相关阅读:MG电子游戏
 

上一篇:姜汉娜和姜河那有什么关系? 下一篇:影视行业纳税人自查自纠阶段结束

Copyright © 2019 MG电子游戏_MG电子游艺_MG电子平台 版权所有